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信达  > 风险合规论坛  > 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
  • 发布时间: 2015-07-02
银行业的风骨与柔情

    开头的话:银行的由来

银行一词最早来源于意大利文Banco,和现在的英语bank很接近,意思就是英语的bench,即长板凳。

最早的时候,意大利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成为连接欧亚和北非的交通要冲。那时候没有飞机,也没有高速公路,大家就靠船运,而这个地方法律健全,并深深植根于商界活动之中,因此在这里就形成了一个贸易要冲,四面八方的生意人全部云集到这儿。由于贸易需要,就出现了专门在交换货物时从事货币鉴别、估价、保管、货币兑换以及放账活动的行业。在11世纪初,也就是我们唐朝的时候,世界上出现了最早的银行。无独有偶,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银行雏形——“钱庄”这一类的机构也是从唐朝开始的。

银行家与长板凳

为什么把银行家和长板凳联系起来?因为那时候在街头进行集市,在街市上要找银行家非常好找。他们每人一个长板凳,可以在长板凳上进行所有的交易。一个大口袋里装着所有的单据和契约,另一个大口袋里装着各种各样的货币,所以叫做banco,坐在长板凳上的人就是银行家。

如果给一船货放了款,但船在海上遇到海难,货不能来了,那欠别人的钱就偿还不了。这时大家找到银行家怪他经营不善,风险掌握得不好,把他的长板凳给砸了,所以就出来一个英文词叫bankruptcy,就是把长板凳砸(crush)了,这就是破产的来源。这里面有深厚的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体现了在11世纪出现了商业中非常重要的东西,直到今天我们都应该“顶礼膜拜”,这就是金融的“契约精神”。我欠了你的钱必须要兑现,连本带息全额及时偿还;我放账给你的时候必须相信你有能力、有意愿还我的钱。这是两方面:借钱的人必须要保证我一定会还你,放账的人一定知道借钱的人以后有能力而且有意愿来承诺自己的债务。契约精神是市场上信任的重要来源。第二层意思,就是把板凳给砸了但并没有把这个人给打了、杀了,这就出现了有限责任的概念雏形,使得商业能够延续。当众羞辱你,把你的长板凳给砸了,从此在威尼斯和佛罗伦萨这个地方,银行界你不要想进来,你没有这个资格,但是我们没有把你杀了,因为这是有限责任。

后来历史上有记载,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一开始它不是中央银行,后来才肩负了中央银行的职能。它的成立标志着欧洲出现了一个标准化的股份制银行,有股东,有实收资本,并以此来权衡风险,这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股份制银行。

中国早期的银行

1897年,在上海由招商局作为主要发起单位成立了我们中国人创办的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到1952年,我在上海读小学的时候,还有中国通商银行这个牌子,后来被公私合营了。

1904年,清朝的财政部“户部”提出一个奏折呈送皇帝,说这样不行,大清天下有这么多的钱庄,民间有这么多的票号,还有押运的商人,但没有一个国家的银行来主导金融的命脉。因此从19041908年户部的银行筹建完毕,叫“大清户部银行”。后来把“户部”两字拿掉,就是说财政和金融必须分开,叫“大清银行”。

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后宣布大清银行清盘。孙中山大总统提议并经过当时参议院批准,成立当时正式的商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银行的前身可以说是大清户部银行或者大清银行,但没有根本的联系。学术界一直有争论,因为理论上大清户部银行被清算了,不是所有的人员都到了中国银行,而且也没有继承它原来的资产与负债,而是另外组建了国家的银行。

有人爱它,有人恨它

今天为什么要讲这样一个题目呢?因为古今中外对银行业一直是褒贬不一,有人爱它,有人恨它。一个典型的例子,著名作家马克•吐温就非常不喜欢银行家,他说什么叫银行家?“银行家是这样的一种人,他在大晴天借伞给你,可是天色一变就立刻要收回。”这是他很经典的一句话。我做银行业之前看了这句话觉得很好笑,但是做了银行业之后,我觉得马克•吐温这句话也许是对银行家的一个表扬。做银行有风险,因为他的钱是个人、公司借给他的钱,因此大晴天可以借伞给你,如果他知道明天来的是暴风雨,是12级的台风,他一定要让你把伞交还回来,让你待在家里别出去,出去拿着伞也没有用,还把我的伞弄坏了,一把也收不回来。

马克•吐温还讲过一个笑话,说镇上有一个大银行家非常有钱,用很多钱做了一个玻璃的假眼珠装在左眼上,见到马克•吐温后他说:“马克,我今天跟你打赌,你能看出我哪一个眼睛是真,哪一个眼睛是假吗?你如果能猜对,我立刻付你5000美金。”当时的5000美金数额很大,马克•吐温马上跟他讲:“不用赌,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然后指着银行家的假眼说:“只有这只眼睛闪烁着人性慈善的光辉。”这个笑话渲染了全世界,很多人对银行家的认识确有同感。我过去没做银行业的时候也有同感,觉得银行的台阶都是很高的,门都是很高的,进去后大堂都是很高的,而且白天都点着灯,每个人没有一丝笑容,匆匆忙忙地来,匆匆忙忙地去。所以我在上海去串街时最喜欢的是小吃店、面包店,最不愿意去的就是银行,因为银行要爬台阶,进去以后大堂里阴森森的。白天干吗都点着灯啊?因为他们要记账、打算盘,每个人都很忙,枯燥无味。

等到我下乡务农,当了工人,然后拜自学考试录用干部所赐,那天到江苏省人事局去报到,方知刚才省人民银行行长派人过来大吵,要一个懂外语的人,所以就换一个岗位,下午就到江苏省人民银行去报到。我听了之后就像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为什么?因为觉得银行这个工作对我来讲太冷酷了。据说本来是派我去江苏省外文出版社,结果当天上午人民银行这么一大吵,说已经开放了,到现在也不给我们派人,我们连搞个翻译接待的人都没有,我就这样给吵过去了。

当然也有很多褒奖的,这个大家都知道,改革开放以后,小平同志对金融有很高的评价。当时邓小平同志视察上海,在上海讲过一句著名的话:“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当时的一位上海市委副秘书长跟我是好朋友,他告诉我这里面有个小插曲。小平同志讲的不是“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讲的是“金融是经济的核心”。市委把他的讲话稿整理了以后,送到“邓办”。小平同志很认真,想了一下,加了两个字:“现代”,可见小平同志是很清醒的。我们有五千年以上的光辉历史,人类的历史更长,有经济活动的历史也有好几千年。但是金融能堪称发挥核心作用的还是在现代。所以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改革开放以后,处处都在建设当中,方兴未艾,过去欠账很多,欣欣向荣的面貌背后都需要血液、需要动力。因此金融被比喻成“动力”、“血液”,比喻成“核心”,比比皆是。(原作者:刘明康)银行业的风骨

由莎士比亚小说感悟契约精神

我想从几个故事说起。先讲两个外国的故事,再讲几个熟悉的中国故事。第一,从莎士比亚的小说《威尼斯商人》来感悟银行家的“契约精神”。威尼斯有个商人叫安东尼奥,他是一个非常正派充满热情的人,为了帮助自己的穷朋友,向犹太商人夏洛克借了3000块钱。夏洛克认为机会到了,他想报复安东尼奥过去对他的贪婪所进行的批评和羞辱,他想我情愿不要利息,这个机会一定要逮住。于是他说在3个月还款期到的时候,如果安东尼奥不能还债,那夏洛克就从安东尼奥胸口附近取一磅肉。安东尼奥为了帮助自己的朋友,只能同意这个骇人听闻的条款,在这个契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3个月过去以后,倒霉的安东尼奥没有等来他的货船,货船在大海里沉没了,因此发生了极度的亏损,没有现金偿还这笔债务。于是夏洛克就跑到威尼斯的法院去起诉,请求按照原来的契约来履行。幸好这个时候安东尼奥朋友的妻子打扮成一个法律权威来到法庭,她宣布这个契约上签订的内容与法律条文并无抵触,首先肯定了这个事情要办,但是话锋一转,说夏洛克有权在安东尼奥的胸前取一磅肉,但契约上只写了取一磅肉,但没有答应给夏洛克一滴血,所以在取肉的时候如果流了一滴基督徒的血液,肉超过一磅又或者不够一磅的话,那就等于谋杀,按照威尼斯的法律,必须抵命并且充公所有的家产,夏洛克你还愿意执行吗?这样就救了安东尼奥一命。

这是一部文学作品,但是里面有一点,就是在西方很早的时候契约精神已经成为整个社会运行的坚实基石,这在《威尼斯商人》中有了很好的演绎。在地中海商圈形成的时候,并没有一个统治这一地区的强权力量,商业交换的成功完全依靠彼此之间的守约精神和互相之间的信任,这背后推动的是经济利益,但在台面上就是交换,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手段,都需要双方信守诺言,即:我是信守诺言的,同时我也确信对方也将同样信守。这两条加在一起,上升到“约”的神圣,违约就变成了一种禁忌,以此来保持商业的维持和延续。

店大欺客,客大也欺店

“契约”这个词来自拉丁文,原意是交易,它的核心是三个关键词:自由、平等和守信,这被称为西方文明社会的一个主流精神。今天我在教学过程中,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这样的殿堂里,曾跟学生们讨论贩卖奴隶这件事,贩卖奴隶是有契约的。我问学生:“你们认为是要执行还是不执行?”哗啦啦有一半学生认为贩卖奴隶是合法的,因为有契约。但他们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首先是自由、平等和守信。奴隶是在不平等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失去了人身自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古罗马法中契约也是不可动摇、必须履行的约定。之所以威尼斯当时能有如此繁荣的金融业,就来自于古罗马法中的“法锁”概念。法锁就是被锁定的责任,法律是把人和集体捆绑在一起进行束缚的锁链,这是契约的概念。契约的精神强调的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任何时候具有超出契约的特权。在契约当中,如果不强调契约的精神,光有契约的话,就往往看到所谓“为官的、强权的可以用权势去压之,为商的可以用利益诱之,为民的可以用私心去抗之”。一句话,把一份契约变成一纸空文。这个现象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即使契约的一方是老百姓也可以抗约。老百姓有句话叫“店大欺客”,反过来叫“客大欺店”,这两种情况都存在。“店大欺客”直到今天我们还耿耿于怀,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家欺负。“客大欺店”也多得是,武松在景阳冈的表现就是“客大欺店”。人家说三碗不过岗,他大发雷霆。用今天的话翻译这个契约就是,小酒保说:“我这前面明明挂着一面旗‘三碗不过岗’,进了我这个店就要完成这个契约。”武松回答讲:“去你的,客户的体验才是最重要的,什么三碗,我得喝十八碗才能找得到感觉,我是客户,客户是上帝。”然后把台子拍得震天响,把小酒保吓得半死。因此这个契约等于作废。结果喝了十八碗上景阳冈,还好把老虎给打死了。这是典型的一个“店大欺客”,“客大也欺店”的例子。

缺乏风骨致使美第奇家族没落

我想举的第二个例子在历史上也非常有名。在整个中世纪当中,有一个家族是无法回避的,这就是美第奇家族。美第奇银行是意大利复兴时期最著名的银行。大家知道它在文艺上的贡献,但可能还不知道它在金融上的贡献。今天再往里走一层,就是:美第奇缺乏银行家的风骨精神,导致了它最后的没落。

人们对美第奇这家银行津津乐道的不是金融,而在于他与艺术家和科学家之间的关系。他在那时候支持了很多人,比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伽利略,还有吉贝尔蒂。这对于现代金融界对艺术界、文化界的支持都是值得借鉴的。当时他不但出钱资助有潜力的艺术家,还拿钱出来成立了佛罗伦萨艺术学院。这个家族最后一代人叫洛伦佐,他自己就是一个著名的诗人,在意大利诗坛上很有名,也是一个艺术评论家,在他身边围绕的都是当时最著名的诗人、文人、艺术家。

洛伦佐最先注意到的是才华早露的米开朗基罗。那时候米开朗基罗才14岁,洛伦佐就给他一个特权能够出入洛伦佐的宫殿。大家都知道,美第奇家族富可敌国,家族里出了三个教皇,两个皇后,整个家族非常富有。米开朗基罗14岁时就可以自由出入洛伦佐的宫殿,学习观摩大量的艺术品。更重要的是,这个家族特别鼓励艺术家和人文主义的学者、诗人交往相处,这对一个少年的技法、视野和价值观的影响是不可言喻的,正因为这种人文主义思想的影响,使得美第奇宫殿里熏陶出了像米开朗基罗这样的大师,而不是教廷御用的那种艺术家,这是非常重大的文艺复兴的转变。

同样的影响也发生在吉贝尔蒂身上。吉贝尔蒂大家不太熟悉,他出生于一个金银工匠家庭,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和训练,但是天赋异禀,非常聪颖,20岁的时候就在全国青铜器的雕塑比赛中获得第一名。今天如果大家有机会到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一个修道院,要看吉贝尔蒂的作品,就在第三道门上有他的浮雕,直到今天我们看它仍然像看一幅生动的油画。正是受了美第奇家族和人文主义学者的熏陶,给了他科学的视野,使得他摆脱过去教会艺术的特点,走向文艺复兴的风格。他把透视和人体解剖学知识结合到了他的铜雕塑中去。(原作者:刘明康)伽利略更不用说,他是美第奇家族的首席哲学家和首席数学家,所以伽利略把他后来发现的木星旁边那颗卫星命名为“美第奇行星”,以感谢美第奇家族对他的支持和帮助。

美第奇家族在金融方面也做得非常出名,是很有代表性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扩张得非常快。美第奇家族处在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虽然它的扩张正处于欧洲蒙昧结束的最初时期,但教皇的力量还是非常厉害。天主教势力北边可以抵达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三个国家,再加上冰岛、格陵兰。在15世纪的时候,天主教的势力可以覆盖到这些地方,更不要说英国、法国了,都必须向教皇进贡,如果交晚了的话会受到教会的惩罚,如果没有交,就会受到教皇、教廷的诅咒,这样成千上万的金币就通过美第奇的金融网络进入到梵蒂冈,同时给美第奇家族带来了丰厚的手续费收入。

所以美第奇在金融上就丢了很多风骨精神,凭借宗教和政治的力量使自己始终能够呼风唤雨。这里面道路不是平坦的,也和政治和宗教的力量有过很多争夺,甚至动过武打过仗,被欺负过,但总的来讲,美第奇和教会的渊源不仅保护了他的财富,也获取了更多的权力。但是这样的一种精神不是为实体经济和普罗大众服务的金融精神,把自己依附在权力上面好景不长,到1504年时就衰败了。因为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已经到来了,这是黎明前的黑暗,美第奇家族把自己的命运和教会捆绑在一起,就自然避免不了受到马丁•路德新教改革的影响,衰落不可避免,到后来苹果自然就砸到了美第奇家族的后人身上。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在金融史上,14世纪早期,意大利的金融一直控制在佛罗伦萨的三个金融大家族手上。这三个大家族都是倒在官商勾结上,其中他们的两个重要客户是谁?一个就是英国的国王爱德华三世。爱德华三世有法国血统,曾经一度想去继承法国的王位,法国的国王查理四世死后没有留下儿孙,作为他的外甥,爱德华三世就要去继承法国王位。这作为导火索,引爆了一百年之久的英法战争。银行把钱借给爱德华三世,但他没有还款的意愿和能力,没有尊重契约的精神。因此,并不是人的权力越大,地位越高就会自动地遵守法则。第二个重要客户就是把钱借给了那不勒斯的国王罗伯特,他也是不愿意偿还贷款的人。因此这三大家族在14世纪40年代就倒闭了。所以到美第奇倒闭时,大家就不觉得诧异了。

来自中国的19世纪世界百万富翁

下面我想讲中国的例子。我们有一个云南人很了不起,英国的《泰晤士报》和美国的《时代周刊》评选“19世纪世界百万富翁”,排名第4位的就是我们清朝的云南人王炽,民间俗称他“钱王”。王炽是中国封建社会唯一一个一品红顶商人,三代一品。一说红顶商人,大家就想到胡雪岩,但胡雪岩只有二品,他是一品。我国的第一个水电站——石龙坝水力发电站和昆明第一家自来水公司、第一家电灯公司统统都是王炽创办的。光绪九年时,他出资帮助清朝入越抗法,从法国人手上根据合同谈判买回中国第一条铁路——滇越铁路,因此李鸿章曾经如此称呼王炽:“犹如清廷之国库也”。王炽所创办的“同庆丰”鼎盛时曾在相当长时间内左右大清王朝的金融市场。

当时王氏家族就是少了一点做银行业的风骨。他虽然很懂得做商业,而且据说也知人善任,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他非常在乎和清王朝的关系,因此使得办银行的人把所有借贷都瞄准清王朝的各级官员,有公款,有私款。到辛亥革命之后,他自己总结了“无处讨要”四个字,同庆丰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一个一个在全国清盘。

徽商和晋商错在何处

再看看徽商和晋商,徽商胡雪岩,晋商乔致庸,一个是徽州绩溪人,一个是山西祁县人,这两个商业奇才是19世纪中国的两大商业明星。商场史话中,这两位只差5岁,同时代人,一南一北,两人间没有任何生意的往来,但两个人做生意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全心为左宗棠筹过军饷,借过外债,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为他冒了极大的风险。

先看胡雪岩。胡雪岩1823年出生在杭州的一个贫寒家庭。爸爸早年去世,他十二三岁就到一个钱庄当学徒。由于聪明伶俐,老板特别喜欢,后来就把他升为跑街,相当于现在公司业务部客户经理吧,可以见见大客户了。这时候他才十几岁,就熟知了官场做派和世事人心,为他今后在官商两道游刃有余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了今后命中的贵人王有龄。胡雪岩认识王有龄时,王有龄不过是一个落魄子弟,家道中落,怀才不遇,但交谈中胡雪岩发现此人的确不凡,于是慷慨解囊,资助他北上。王有龄后来官运亨通,对胡雪岩感激涕零,利用职务之便帮助胡雪岩,提供方便,特别是王有龄升任浙江巡抚的时候,胡雪岩得到了一个代理官饷的差事,权力很大。

后来太平天国起义,杭州城被破,王有龄自杀了,痛苦之中的胡雪岩很快找到另外一个靠山,就是左宗棠。左宗棠讲:你跟我可以,我打太平军,粮草你得帮忙。胡雪岩就把大门洞开,替他准备粮草,解救左宗棠的燃眉之急。到后来,左宗棠准备洋枪洋炮,也都是胡雪岩用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去借洋债,然后再转借给官员。到公元1876年,左宗棠上书皇帝嘉奖胡雪岩,赏黄马褂,二品顶戴,风头出尽。因为朝冠顶上是一个镂空的红珊瑚,所以老百姓就叫他红顶商人,能以商人的身份带上红顶子是为数极少的。

曾国藩死后,李鸿章为了遏制左宗棠的势力,寻找机会打击胡雪岩。“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官商勾结的结果造成自己的灭顶之灾。这时正好又给了李家一个机会来整他,胡雪岩又逐步丢了另外一个风骨,就是做银行家一定不能赌。胡雪岩开始赌生丝期货。他是江浙人,自以为对丝绸市场了如指掌,认为丝绸在世界市场上会如日中天,因此囤积了2000万两的生丝,然后在国际上去做期货,结果投机失败。这里面当然也有国际上的对手跟他捣蛋。比如说,当时的日本商人发现在中国的丝绸居然一两都买不到了,就在那一年联手抵制中国的丝,然后在市场上跟他反向操作,结果导致胡雪岩亏了800万两银子。

这时胡雪岩又碰到一个上海的道台邵友濂。清朝时上海道台出过两个名人,一个就是邵友濂,还有一个是1911年时的道台。这两个道台都是率先发现金融危机并上奏折给皇上,可惜当时的皇上浑然不知。邵友濂当时就对所有头寸加紧管理,因此拖延了胡雪岩官饷的饷款20天。胡雪岩没有现金之后,无奈之中做了一件没有风骨的事情,就是从自己的银行调现银80万两先周转,但消息不胫而走,市场大慌,说胡雪岩挪用阜康存款,结果引发了全国的挤兑潮,在很短的时间里,胡雪岩的生意一落千丈。(原作者:刘明康)胡雪岩最后死的时候非常凄凉,家里的人全部遣散,遣散时已经没有什么银两给他们了,仆人都没有钱。全部打发完毕,冬天都没有取暖的炭火。他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白老虎真可怕。”这个白老虎说的就是银子。

乔致庸1818年出生在祁县乔家铺,乔家是很厉害的,先是在包头开了一个“复盛公”的商号,后来又开了很多“复”字商号,所以在包头有“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的说法。乔致庸的生意无所不及,米、粮、茶、盐、票号,所以大家都讲这个人是死不起的,如果哪一天他撒手不干了的话,整个山西、整个包头都会瘫痪。乔致庸有两个很厉害的全国性票号,一个叫“大德通”,一个叫“大德恒”,家资千万,在全国的水陆码头做汇兑。

这里有个故事,暴露了他的道德风险。当时时任“大德恒”票号太原分号的主事叫贾继英(后来曾经当过中央银行兰州分行的行长)。贾继英瞒着总号独自借给朝廷30万两银子,结果取得了慈禧太后西巡后税赋收入的汇兑权,由他来代理。贾继英擅自借款以后被乔致庸发现,乔致庸不但没有给予任何责备,反而觉得应该大力嘉赏,这就说明乔致庸在这方面缺了一点骨气。到后来,在民国初期冯玉祥的部队往西北撤退的时候,全部的军饷都由包头商号去筹垫,乔家没有做任何拒绝,而是自觉地介入到军阀混战中,扶持这些势力,最终到了沦落不堪的地步,后来就彻底失败了。

德隆公司的盲目扩张

下面讲讲我参与银监会扑灭德隆系“火灾”的事件。这件事情从2003年说起。德隆公司在新疆有很多不错的资源:第一是红,西红柿、枸杞都是新疆的特产,做成酱后畅销到中亚的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一直卖到土耳其,每年出去300万吨的订单,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第二是白,新疆的棉花是全世界最好的长纤维棉花。这种棉花只能靠人手摘,用机器摘会破坏它的纤维,它的价值是短纤维棉的五倍。第三是黑,就是做汽车配件。第四是灰,水泥当时需求不小,正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

这些是德隆公司的核心主业,本来做得很好,但是没有风骨,异想天开,想去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不在自己的核心领域做。后来直到成立国际战略投资公司、参股深发展、合金投资、中青旅、北方证券、泰阳证券、新世纪金融租赁、东方人寿保险、金新信托、汇源食品、新疆金融租赁、屯河电机、ST中燕,等等,很复杂的关联关系,利用他们自己的关系影响各省和各领域的人。企业集团发展迅猛,关系极其复杂,自己都不明白究竟有多少家企业。今天讲民营机构办金融我们非常欢迎,但是不要有这样一个误区,好像国有的和民营的只有哪一个能搞好,哪一个就搞不好。丢掉了风骨,荡然无存。当时德隆做得风生水起,什么都有,但再往下就开始“烧火”了,出现企业经管危机。负债经营、搞投机,“火”从新疆烧到全国各地。2003年我开始当银监会主席时立即会同中国人民银行联手处理这一场全国泛滥的危机。

于是,要钱的群众堵在银监局门口。当时里面的人根本没法出来,饭要递进去。德隆公司是四个兄弟办的,这四兄弟有的很有身份,做过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等地方的代表等,所以在处理这一事件时有很多的干扰。

后来我们讲: “任何人不能打招呼,必须依法来处理这件事。”最后他们依法被判刑。

总起来讲,我们仍然坚持在商言商。而在商言政是要有条件的,要在自己的专业性和独立性的判断下,能够做的事情尽量做,而且帮助政府做好,不能做的事情千万不能做,谁说了也不能做,我们要有自己的操守。

银行业的柔情

银行需要柔情,来看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一个叫徐万发的人被用担架抬进了xx银行xx省分行某营业厅,时间在2013年的1012日。白岩松在《新闻1+1》中评论说:“病重的老人要用担架抬到银行修改密码,这种冷漠才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银行固然有规定,难道死的制度就是为了难为活人吗?”

无独有偶,就在927日,也是在2013年下半年,某农信社分社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叫邓某芳的人被担架抬到了信用社。在这一天家属先后4次来这个信用社取钱都被退回去,先是开证明,开了证明说没有派出所的章,派出所盖了章然后问要提多少钱,老人只有3万块人民币,已经中风了,等这个钱治疗,然后还说不行,3万块钱必须本人来,把他抬着来。家属说老人在打针,信用社的人讲:“把针拔掉抬过来。”这是原话,结果老人被抬来时当场就死在信用社。最后老人死了,信用社给钱平息事态。这是非常沉痛的一些例子。

当然我们也看到银行业到了今天是不是也有柔情的一面?当然有,比如说亨利•杜南。亨利•杜南是红十字会的奠基人和创始人,他是瑞士的一个银行家,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1859624日是改变他命运的一天。那天银行让他去找拿破仑谈判一件对瑞士和法国等都有利的事,结果他在半路上碰到一个战争的现场。他如同站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活生生地看到人间的厮杀和鲜血淋漓的场面,更加让他难忘的是当他的马车开到旁边的村子时,村子躺满了战争的伤兵,呻吟呼号,血流成河,因此他觉得战争是残忍的,应该让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年轻的银行家目睹这战争的残酷和伤兵之痛苦,开始用银行家特有的细腻推动中立的伤兵救援组织成长。如今,全球超过190个国家和地区加入了杜南推动的红十字会组织。他把瑞士的国旗反过来,瑞士国旗是红底白十字,他的组织用白底红十字,表示非官方的民间的中立组织。

同样,银行业的柔情在我们国家也是不错的。在消灭空白金融服务乡镇的时候,我到了贵州。很感动我的是在xx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xx乡便民服务点赶集日进行服务。当地的日子是按鼠天、马天,还有牛天、狗天等来叫的。遇到鼠天和马天的时候,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连续营业。中午他们就带上干粮,没有休息,因为农民赶集中午是没有休息的,要存款、提款、小额贷款。到下午5点的时候就有一辆车子连钱带人都带走。营业厅里面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很温暖的感觉。我回来后根据记忆画了一幅速写。

一个信贷员,37年无一笔烂账(原作者:刘明康)

同时我要介绍一个人,2008年我受国务院指派去全国人大会上征求陕西代表团意见,当代表团小组发言结束,中间休息时,有一个农民模样的代表走到我面前,他叫马百党,在陕西澄城县、大荔县交界的魏家斜村当信用社信贷员。他走过来叫了我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我说:“你是做什么行业的?”他说:“我也是搞金融的,在信用社。”我问他:“什么文化?”他说:“我小学文化。”但就是这个小学文化的人创造了37年来一人累计放款6000多万元,无一笔烂账,无一笔人情款的业绩。他深入方圆5公里所有农户了解家家状况,送贷上门,揽储上门,深得群众信赖和尊敬,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支持成市级文明村、富裕村。这个人很了不起。我问他:“你37年在乡下放了这么多款,用什么办法能保证不烂账呢?”他说:“刘主席,我就三句话,贷早贷迟,贷多贷少,贷你贷他。”我觉得很有意思,就请教他,结果那天我学得饱饱满满地回来。

什么叫做“贷早贷迟”?他说你一定要知道他是做什么,如果他是要抓小猪,明天是赶集日,那你今天要给他钱,让他明天去抓猪苗回来。但是如果是一个礼拜后赶集,你今天放贷给他,他一定打酒喝了,这就叫“贷早贷迟”。另外有很多农业户是种水稻的和其他杂粮的,那你一定要知道季节,要走在农民的前面,给他钱去买种子买化肥,过了季节再多的钱也生不出粮食来。

“贷多贷少”就是说他要干什么,说一个数字,你也必须有一个数字。看他是讲多了还讲少是了。他讲少了你得给他多一点,让他把这个事办完。一个带功能的大棚现在很贵,要10万块钱,如果他讲8万块钱,那他是第一次搞功能大棚,他是听别人说的,那是去年的价钱,他买不回来的,因此你得给他多一点。但是如果他说得多了,你得给他扣一点,否则,他又打酒喝了。

“贷你贷他”就是说能贷的尽量贷,不能贷的你要看穿他,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未必能种好地,有人勤劳,有人懒惰,有人喜欢贪酒,因此谁贷谁不贷心里得有数。这就是马百党的风骨,也是他的柔情,因为他没有出现一笔人情贷款,这样的人做人民代表,我佩服。

一家面粉厂,避免了外汇贷款风险

1987年我从英国学习工作回来后,回到江苏省中国银行上班。1988年,当时徐州市副市长是汪光焘,不久前我在一次会上碰到他,他还讲:“明康,你还记得吗?你是唯一一个半夜里我敢去敲你家里门的人。”当时从徐州赶到南京的路是很长的,没有好公路,他赶到南京的时候是半夜3点多了。我们家住在南京的茶亭,我住在3楼,他去敲我们家的门,我说赶紧给你们张罗早饭吃吧,他说不要紧,我们到外面吃,重要的是徐州面粉厂改造的项目。面粉厂的技术改造就是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当时用500万英镑买英国的设备改造面粉设备。江苏只有苏北出产较好的麦子,但面粉质量不如陕西。如果加工变成精白面粉,就能够代替进口的精白粉。当时国内没有钱,这500万英镑是通过英国的出口信贷谈判争取到的外汇贷款,国内必须有个转贷行,我们就帮他做转贷行。在事情正在谈的时候,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当时英镑和美元很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化。在1987年时美元对英镑是相对很坚挺的。如果工厂借英镑,必须先拿人民币换美元,然后用美元换英镑,这就有一个汇率风险。因为当时我一直很注意国际金融市场的变化,就发现美元对英镑将要贬值,一旦贬值,就意味着今后每年两次还款的时候徐州面粉厂就要用更多的美元去换英镑来还掉同样的债务。所以我主动提出要给他们介绍技术改造中很重要的是要用市场手段规避可能发生的外汇风险。

听了我的劝说,他们做了远期交易,果真避免了大量的外汇风险。1989年过了高峰后,美元一路贬值,英镑对美元一路升值,到了1993年还款结束的时候,帮他们少花了很多人民币。这是中国银行地方省一级分行主动帮地方企业做的第一笔技改外汇保值业务,这完全是客户没有提出来的要求,但我觉得应该有这样的一种主动和热情来帮助他们。

诺贝尔奖金得主阿罗直指服务缺失的核心,他讲了一句很有警示性的话:“利润是否定信任的信号。”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市场经济的今天,希望我们都能记住我们不能丢掉客户的信任。

结束语

最后的结语我想用《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一句话:“每天清晨醒来,我都坚信有6件一般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我这里会梦想成真。”

和大家交流一下,每天早上我想的国际上的6件事和国内的6件事是什么?国际有6件事:第一,影子银行依然活得风生水起。第二,这次金融危机批的就是金融机构“太大不能倒”,结果每家金融公司、每家银行还是越来越大了。第三,全球金融跨境监管合作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进展。第四,全球化金融机构没有解决对全球存款人实质性保护问题,如冰岛的银行和英国的争端,像雷曼发生的事情今后还会发生。第五,大数据风靡全球,但在重大经济领域仍然没有实现数据的共享。第六,美元作为国际的支付货币的地位不但没有得到改变,反而“带病成长”。全世界的储备货币依然是以美元为主体。

国内有6件事情:第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继续增加。第二,过剩产能压下去了吗?第三,金融市场多头管理,政出多门。第四,政府型借贷人违约时,金融业能坚持契约精神对其加以制衡吗?第五,挥之不去的普遍缺陷:可靠的数据,有吗?第六,银行的服务能达到人们的期待吗?

这是我每天想的国内和国际的6件事。

(本文摘自网络,作者:刘明康)

字体大小[ ]

相关附件:
提示:点击本页面上的部分链接,会跳转到中国信达旗下相关专业公司的网站

关于信达 | 网站地图 | 相关链接 | 信访举报 | 版权声明 | 本网站支持 IPv6

版权所有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ICP许可证号:京ICP备05020480号

电话:86-10-63080000    传真:86-10-83329210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130号